您的位置=首页=祥坤论卜专区
外 应 篇
祥 坤

在我们玄学研习和应用的领域,每每都是要求自己有十分的敏锐和十分的善感。当然,这不是说我们应该如何的琐屑,细节问题,你注意太过,就难免无聊。但你如因此废弃细节,那也早晚被其捉弄,生活的经验尚且如此,何况我们这些要随时去融入别人和感受生活的人呢?

在对此处的表达里,外应说较为全面的提出了作为一个预测者所应具备的另一种精神。什么是外应?外应是预测者在断卦中捕捉到的来自外界的,突如其来的,能引起心灵共鸣的信息反映,是断卦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,有时甚至可以弃卦不用,单就外应断出事物的实质。宋朝八卦师圣邵康节对外应有较完整的论述,尤以《三要灵应篇》最为突出,所谓三要,就是:耳。目。心。一个称职的预测者,不仅能正确运用易理,掌握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规律,而且要将自身沉浸在宇宙大天体中,从而息息相感,之所谓:目关天地之变化,心思于理之正否。如此才能正确地发现与运用外应,这是神验在己的过程,是灵与灵一瞬间的对话和领会.

这样的例子太多,多说没有意思,简单举一个典型的:一人拿一铁钉在东面水泥墙上写一人名,然后转身问预测者这个人名的吉凶。此举非常反常(为什么反常?他在哪里弄的铁钉?怎么非要写在墙上?),触动了预测者的灵感(灵感一词用的有点不准确,应该说是心弦一闪,似有琴音),于是张口便说:这个人已经不在世了。去世时三四十岁,男性,与你有亲情关系。当然是问者被惊的目瞪口呆,他便用铁钉一下一下的划头,一脸的困惑和茫然:您怎么知道?预测者说:是否疑我为神?我还知道此人头部受过伤,可能是被铁器所伤,问之人已经是激动不已,神识忙乱间连声说:真神。真神。这个预测者是如何测的,怎么会如此的灵验。其实这个道理非常简单,活人的名字不会划在墙上,墙如同碑,所以断这个人已不在世。东方为震为长男,故断是三四十岁男性,因提问者问时眼露伤感,故断与他有亲情关系。至于断这个名字的人头部有伤,则是写者用铁钉划头之举。这是一连串的外应捕捉,因为捕捉正确,所以才应验异常,实际死者是其父亲,头部长瘤,做过开颅手术。

我写的都是真实的,所以这么写就是希望你知道,这里没有炫耀,一点影子都没有,否则那是对不起一个人的心灵的。预测者为什么断的这样出奇?就是因为他多感就已经融入了宇宙这个天体;他因为是搞预测的就已经向周围空间放射出强烈的感知信号。叶落可以知秋,观之沧海可以感受浮生,无论大或者小,对于预测的人来说,都是起念的一部分,都是天人感应的一部分。

其实,在更早前的预测中,六爻也罢,八字也罢,是没能完美这样的预测体系的。那时候就是龟卜,甚至用动物的血色来感受所求人事的结果。也就是说更强调的是本能的对自然的感知,石润而欲雨,月晕而欲风,一切自然的现象都能拨动有心人的心弦,那也是人类所以生存和繁衍的一个自救行为。否则,不知天象,不知地理,不知人事的初发预兆,就等于说要经受更大的来自自然界的打击。到了预测术几近完善的时代,对外应的敬畏还是存在于每一个有心人的一念间,也可以说是与宇宙联系的信号从来没有减弱,全在接收能力强弱。

一个很平常的人突然对认识他的人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(这种情况太多,只是少有人把‘事’上升到预知的高度),在大家都莫名其妙的时候,该发生的就已经发生了,这个人定然要有大事在自己的人生中引发。事物先来时的信号,就是他的反常行为。

一个人的干弟弟一天领着自己的爱人突然去单位看她,而她正在开会,弟弟说那我们等等……她觉得奇怪,就问有什么事吗?他说没有什么事,就是想看看你。这时候的她是很奇怪的,她这个弟弟刚结婚,离自己又不远,如何领着爱人非要来单位看看自己,尤其自己已经是在开会暂无时间过来交流的前提下。事实上是,第二天,这个她的干弟弟,在工地蹲着休息,听到开工的号子,起身的一瞬间就离开了这个世界——他昨日的行为是他的灵在自然地向他尊敬的姐姐告别!是在和他的姐姐了却人世最后的眷恋,最后的因果。

一个人十分喜欢他的一个小录音机,只是因为它陪伴了他整整十年,从未坏过,光有所感,物亦有情。他自己一个小屋子,父母从来都不来那里多坐一会儿。突然的一天,他的父母一起来他的房间里听录音机,而且是在新闻联播的时刻(那是他父亲雷打不动必定收看的时刻),这怎么让人解释呢?况且他们听的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。第二天,陪伴他十年的小录音机就坏了,在也没有发过一点的声音,昨夜的反常就是"不能说话的"录音机在用这种方式隐隐悄悄深情无限地向他这个知音告别。不举这样的例子了,太多,太多。

在我们预测人所感受到的外应里,是要仅仅联系求测者的所求问题的。卦出与未出,八字排与未排,他的一问,就足以搅动神识的沧海。尤其在一瞬间,你的眼界不能从有形的五行阴阳作用分辨的时候,你心窍就必然升起一种渴求,一种强烈的求知信号遍及人所不能感,人所不能觉的境界。

人问官司,突然有哭声传来,不算也罢,注定心酸。人问感情,陪着的人突然说;我走了。不算也罢,注定分离。人来面前,气定神闲,发语不急不躁,行动有节有礼,此既是人中富贵之人,不算也罢。人道不平,浮色上脸,目光游离,言出鄙俗,话不容人,此既是是非好胜之人,又再测什么。人问天气,突见父母,六亲同类相感,怎能无父?有雨可知。人问出行,先自报梦,梦中无鞋,难行极清,此又通感,未算已知。人问孕之男女,忽有瓢虫落于衣襟,北方人称其为:胖小。真是外应太直。人问求才几许,突闻众女欢笑,女才一气,众者为多,笑必可喜,才来良多,恭喜恭喜。一连几日见双胞胎眼前动心而过,甚觉奇怪,终有预测人来问:先生看我几个孩子。心领神会间笑道一对。该人连说神奇,却不知早有感应存我心田。人占思念之人,正在提到他心目中美好的名字:凤……突然见到鸟来窗前,真是柔情暗通,告知无妨,只待消息,果然不出两日有凤来仪。人站东北,笑问:先生可知我的属性?艮位双居,不虎则牛,然见问者一双笑目,牛类知矣。人蹲其地,问街上占卜之人:我是做什么的?占卜人只见卦中鬼临青龙,就断当官。其实,他之所问原在卦外,如何卦里去求?旁边有善卜者见该男品象一般,坐北向南蹲,坎为车象,直言开车。该男惊讶间回头问曰:那你能知道我开什么车吗?卜者笑道:小车。为什么?蹲之意也。

以上不能收笔,就说了点外应断例。不过,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,我们绝对不能把外应当做万能的。就象测来意一样,那不是绝对的,否则还用求测者告诉你所求为何做什么啊,都张嘴就说得了,我们不能泥象执文,更不能装神弄鬼。相对我们搞预测的来说对卦技的掌握和运用永远是第一的,是不二的。那来自我们深学苦悟的每一点知识,每一个卦例,每一个八字。外应只能是在此基础上的发挥,是属于其中的一小部分。外应能锻炼预测者捕捉信息的灵敏度和合理的跳跃思维,但不能取代预测的实质。夸大外应的作用是不可取的,是舍本逐末的浮躁行为,是应该为我们研易的人所排斥的。